永利彩票源码:第711章 山水南行知几许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....

    ..

    大理。

    下关风,上关花,苍山雪,洱海月。

    夜晚的大理古城,虽无精致,也少别致,但人间烟火的气息满满。高挂着灯笼的城门下,许广陵为沈欣拍下了此次出行的第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镜头里,穿着青色汉服的少女两手拢于身前,淑女式地站立,收敛地笑着。

    看起来,居然也是仙飘飘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连“仙”的边都还没摸到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清楚!”或许是夜晚,又或许是灯火,让沈欣多了几分跳脱,离开镜头的她,瞬间如同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不止是清楚,更都能用“清澈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南方的空气本就比较干净一些,但也只是干净一些而已,并不是手机拍摄能达到如此清楚清晰清澈的理由。真正的理由么,当然是因为一位大宗师在这里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的,就是来自于周围的,或远或近,旁人的,或偷偷,或只是稍微掩饰的,置于他们两人身上的镜头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出自相机,还是出自手机,统统都只有一个效果。

    “烟笼寒水月笼纱?!?br />
    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?!?br />
    “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?!?br />
    其实这只是为了显得“正?!毙?。

    若再进一步的话,镜头里,会什么都照不到。人的眼睛,会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那里,但在镜头里,那里会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洱海。

    傍晚,初升的月,照在深碧澄净的水面。

    小舟上,许广陵负手而立,沈欣坐于其中,而小舟,无风无浪无桨楫,自行缓慢地悠游海面上。

    许广陵凝水作笛,无腔无调信“意”吹。

    横在小舟前头三尺见方的水笛,声音或高远如笛,或清幽如箫,或低哑如埙,或百转千回出沈欣完全辨识不出的音色。

    而她很快地,沉醉在那乐曲里,身固在海上,心亦如置海上。

    一意悠扬,随着那海水,或沉或浮,月华倾照,水天一色。

    泸沽湖。

    这里的冬日,依然显得很温柔。

    在北地或许大雪弥漫的日子,这里还是风轻轻,花漫漫。

    但最值得一提的,当然还是它的草海,沈欣在这里结识了几个临时的小伙伴,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玉溪,抚仙湖。

    许广陵故地重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对他来说相当有意义的地方,又或者说,决定性的意义。

    许广陵带沈欣去了小孤山,但其实,没什么好看。

    许广陵和鉴天镜对话。

    可惜这家伙并不懂情趣,一点都没有“杯酒话当年”的热烈和兴奋。

    春城,五华公园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“雁”来时。

    大量的海鸥,聚集盘旋在几个湖面,同样,大量的游人来此观看,从工作人员处买的面包,不时成屑洒在湖面,也有的游人更热衷的,是手持面包喂海鸥,顺带拍照。

    还有兴致更高一点的,把面包含在嘴里,仰头向天,待鸥来啄。

    海鸥并不畏人,但也保持着基本的警惕。

    大量的游人聚集于西南侧,而其它地方,则相对清净。

    一个僻静的角落,沈欣站在青石围栏边,许广陵伸手一指,旋即,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,以至十数只海鸥,围绕在她头顶上方,以圈绕行,由近而远,由聚而散,渐渐地重新四落于湖面。

    许广陵也在这里给她拍下了又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四处的欢声笑语,飘荡在这并不是很大的公园。

    但祥和之下,依然有着那么一丝不祥和。

    小竹林岛,靠近湖面的一侧,竹林掩映中,一只明显的流浪猫,如一个老练的猎手,一个纵身间,便扑捉了一只落在湖边歇脚的海鸥。

    一个冬天过去,也不知道会有几只这样的海鸥再不能返回故乡。

    当初在春城,许广陵逛了公园,逛了学校,又在图书馆门前站了站,也看了看滇池。

    这次,鉴天镜下,他带沈欣去了植物园。

    植物园主园,长长的一条枫香大道,两侧或老或新的枫树,红叶已大半凋零,但尚有余韵。

    高高大大的枫树下,同样也是宽宽敞敞干干净净的大道上,沈欣大踏步地甩手走着,身姿轻快如云朵。

    植物园辅园,也可以说是山茶园,各种山茶开得正艳,有的品种开得一树都是,看上去满身都披挂着大红花。

    整体来说,确实当得起那个词,“灿若云霞”。

    很多品种的山茶。

    但是,花相似,树相似。

    千百种的山茶,给沈欣的感觉是就和两三种差不多,所以她就和许广陵抱怨。

    许广陵便笑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来到这里,他也一样晕菜。

    这可比辨认那些竹子,难度大多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没有专门研究山茶的专家,如果有,那大抵是山茶长红,而专家们头发早白了。

    但对如今的许广陵来说,任何一点细微的差别,都可以放大成天差地远,所以在他眼里,哪怕是再相似的品种,也仅仅只是“相似”而已。

    植物园毗邻,只是几步间,是一个叫黑龙潭的公园。

    公园依山而建。

    一个大大的,超出一般人想象的后山,颇为清净。

    若是当初,师从两位老人,入门时,如果在这个城市,许广陵应该会把每天的锻炼地点,改在这里的后山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自身所在,便是灵境,已经对外界环境无所求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说,这个地球上,任何的天然环境,都不符合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瑞丽。

    出了这里,便是缅甸了,作为边境地,作为两国交界的小城,它有着不同于内地的特有风情。

    但这里更广为知者所道的,大概是它的玉石市场。

    或者说,赌石。

    许广陵让沈欣用五千元买了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里面有翡翠?”离开摊位,沈欣好奇地掂着手中不是很大的石头,问道。

    不是很大,但也有她的三四个手掌大,扁平的,二十好几斤。而她拿在手里,好像是掂着一个空心的小乒乓球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当然,侧目不止这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红翡,质地还不错,你是想要一个手镯还是想要一个雕像?”

    雕像已经有八个了,但是沈欣眼睛滴溜溜转了会,还是选择了雕像。

    半晌后,街角,背人处。

    “嘶!”沈欣如吃了雪糕被冻了舌头一般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感谢“放弃不等于忘记”的推荐票支持。

    感谢“南安丶南安”的月票捧场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全知全能者